首页 > 资本 >

德奥通航上市十年史上黑暗时刻:巨亏5亿 收购珍爱网失败

来源:时代周报 时间:2018-04-24 10:30:01

上市10年,眼下的德奥通用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奥通航”,002260.SZ)正在面临公司史上最黑暗的时刻。

根据德奥通航在4月中旬发布2017年度业绩快报修正,将此前预计2017年亏损7250.73万元修正为亏损4.75亿元。

此外,近期公司还接连爆出控股股东持股被司法冻结,董事长、高管接连辞职,银行贷款逾期的消息。

德奥通航的股票从2016年12月-2017年11月停牌近一年,复牌不到一个月,在2017年12月4日再次宣布停牌至今。从164亿元到31.7亿元,仅仅不到3年时间,德奥通航的市值便蒸发了130多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德奥通航,工作人员回应称:“董秘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现在处于年报静默期,也不接受电话采访。”

减持套现20亿

1993年,简伟文下海创办了佛山市南海立邦电器有限公司。此后,公司改名为伊立浦,并于2008年上市。简伟文则通过立邦(香港)实业有限公司持有公司40%的股份,是公司实际控制人。

根据工商资料及公司招股说明书,简伟文生于1962年,中国国籍,但同时拥有加拿大永久居民的身份。1988年取得华南理工大学硕士学位,曾任广东省机械研究所助理工程师。

2013年6月,梧桐翔宇以3.08亿元受让伊立浦3846万股股份,实际控制人由简伟文变更为张佳运。交易完成后,简伟文仍剩余20%左右的股权没有卖出,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实际上,简伟文把公司的壳卖了,在这种壳买卖的交易中,一般除了股份转让款,还会有至少5亿元的壳费私下支付给原控制人,并且要有后续的项目注入。对于买壳方来说,至少需要准备10亿元的资金,以及拟注入上市公司的新项目,这样才能做高股价。”深圳某股权投资公司负责人刘旭(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那么,买壳的一方是何方神圣?

根据公开资料,梧桐翔宇的背后是张佳运,为凤凰卫视创始人刘长乐的女婿。张佳运100%控股上海长桑投资,后者持股40%梧桐翔宇,是控股股东。此外,北京正和兴业持有梧桐翔宇40%股权,多尼尔投资则持有梧桐翔宇剩余的20%股权。

而买壳交易之后,梧桐翔宇持股24.66%伊立浦,成为其控股股东。

接手壳公司之后,公司宣布转型进军通用航空领域,明确提出“通用航空项目五年战略规划”,伊立浦改名德奥通航。

2013年下半年,公司收购并增资了东营梧桐德奥直升机有限公司;2014年8月,上市公司又通过全资子公司收购了梧桐投资持有的R30共轴双旋翼直升机资产包项目。

几番运作之下,德奥通航的股价不断抬升,最终狂飙。

2013年,德奥通航的股价为6元/股左右,在2014年初已经达到14元/股,到了2014年下半年,更是狂飙至34元/股。在2015年一季度,公司股价连续涨停到了60元/股左右,并在2015年5月达到最高点63.99元/股。

根据公开资料,简伟文在2015年2月9日、3月11日、3月23日分别做了减持,3笔交易下来,简伟文把其在公司剩余的股份全部清仓。

在此期间,公司股价一度达到60元,比2013年买壳时候的价格上涨了10倍,按照其3700万股左右的持股数量,仅仅计算54元的差价,这笔跨度为2年的交易就赚取了20亿元。

一地鸡毛

股价的上涨离不开资金的买入。巧合的是,在梧桐翔宇2013年买壳之后,原本冷门的公司股票,竟然开始被公募基金关注并大举买入。随后发生的,又恰巧是公司股价的狂飙和简伟文的减持。

2013年,公司高调宣布“通用航空项目五年战略规划”,而后不断并购,宣称要成为民用共轴双旋翼直升机、无人机领域全球制造商。

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共轴双旋翼直升机。这种直升机在军事和民用领域很有名气,由俄罗斯卡莫夫设计局独创。

来自卡莫夫设计局的技术人员创办了Rotorfly公司,而梧桐投资拥有Rotorfly公司99.99%的股权。在德奥通航2016年3月的定增公告中,计划募集47亿元资金,其中很大部分是用来购买此资产。

2015年一季度,许多公募基金和集合资金信托产品开始出现在德奥通航的十大流通股东当中。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2015年6月份前后大举买入的公募基金。此时,简伟文已经清仓且全身而退,并且市场已经出现高位见顶的信号。

在德奥通航截止2015年6月30日的半年报中,成立于2015年6月前后的富国改革动力混合(001349)和易方达国防军工混合(001475)均赫然位列第二大、第三大流通股东。

富国改革动力混合成立于2015年5月20日,历任基金经理为汪鸣(2015年5月20日到2017年12月29日)、张啸伟(2015年8月18日至今)、李晓铭(2016年2月5日至今),截至目前,其已经亏损近50%,净值为0.555。

易方达国防军工混合成立于2015年6月19日,基金经理为陈皓(2015年6月19日至今),截至目前其依然亏损超过10%,净值为0.884。

这两只基金恰巧买到了公司股价的最高点。

2017年底,公司股价从当时最高的每股63.99元下跌到了12元左右,尤其是其长期停牌的策略锁定了流动性,大资金无法卖出,在2017年的年报中,上述两只基金依然排名公司的十大股东名录前列。

但此时,已是人去楼空。

2016年12月16日,张佳运把梧桐翔宇的部分股权和德奥通航股份表决权,协议转让给了自然人宋亮控制的企业,全身而退。

尽管处于一地鸡毛的状态,但令人意外的是,在自2017年起的停牌中,德奥通航宣布要以14亿元的现金收购珍爱网51%的股权,意图从通用航空产业转型婚姻中介。然而,2017年11月,这笔交易被珍爱网否决。

2018年3月17日,德奥通航现任董事长王鑫文向公司提交辞职申请,这距离上任董事长朱家钢的辞任仅仅过去9个月。而后,公司董事会补选现任财务总监张之珩为公司董事长。

“监管层应该建立追溯制度,所有的交易都有据可查,应当追溯其责任。”刘旭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 国航收购首都航空 正与海航北京市政府谈判

    国航收购首都航空 正与海航北京市政府谈判
  • 中国脱贫攻坚为世界树立典范 获得一致好评

    中国脱贫攻坚为世界树立典范 获得一致好评
  • 中山公园玉兰盛放 尽享美好“春”色

    中山公园玉兰盛放 尽享美好“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