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本 >

东方资本旗下私募老虎汇被立案 神雾基金为欺诈而生?

来源: 财联社 时间:2019-05-20 14:42:57
东方资本旗下私募老虎汇被立案,涉及神雾集团相关融资基金

北京神雾电力方面是否拿过该产品的融资款?老虎汇是否借用了神雾平台当幌子对投资者欺诈发行了神雾基金? 这些问题都有待解答。

文 | 财联社 万佳丽

近日,记者获悉,中国东方资本投资集团(以下简称“东方资本”)(注册地香港)旗下的深圳市老虎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老虎汇”)因为一款名为“神雾先进技术追踪私募投资基金”(简称“神雾基金”)的产品,于4月1日被浦东分局经侦刑事立案,原因系涉嫌合同诈骗。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的项目,管理人老虎汇不仅通过钜派投资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上海钜派钰茂基金销售有限公司(简称“钜派钰茂”)在线下发行了私募产品,同时在钜派投资实际控制的互金平台亿百润(运营主体为亿百润投资顾问(北京)有限公司)线上也发了大量债权小标。目前,神雾基金系列的线下线上产品均已逾期,无法兑付。

然而记者多方调查下来,发现围绕管理人老虎汇,代销方钜派投资(JP),以及融资方北京神雾环境能源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雾集团”)之间,各方说辞却存在矛盾点,并且产品运行的整个过程中各方都存在着一定的问题。而更关键的问题是,北京神雾电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神雾电力”)方面是否拿过该产品的融资款?老虎汇是否借用了神雾平台当幌子对投资者欺诈发行了神雾基金? 这些问题都有待解答。

投资款去哪了?

神雾基金由钜派钰茂作为代销机构,由老虎汇作为管理人,总规模为4亿元人民币,产品期限24个月,产品年化收益8.3%或8.8%。神雾基金通过认购美沁(深圳)股权投资基金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美沁股权基金”)的优先级份额,间接投资于北京神雾电力的股权。

神雾基金作为美沁股权基金优先级LP投资了4亿,神雾集团作为劣后级LP投资了2亿,两者出资比例为 2:1。甘肃省东方财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甘肃东方财智”)为基金执行事务合伙人,出资100万。东方资本目前在深圳、上海、北京、甘肃等城市均设有子公司,甘肃东方财智是其位于甘肃的子公司。

根据基金合同约定,美沁股权基金的投资标的(北京神雾电力)若未能被上市公司收购,神雾集团承诺基金到期后回购基金有限合伙企业份额。

神雾基金投资期限两年,已于 2018年11月15日到2019年1月6日之间分批陆续到期。投资人王女士告诉记者,神雾基金线上线上加起来总共发行了5期,2018年管理人老虎汇曾给投资人出过一个兑付方案,但之后无法履行,又继续宣布产品延期,到现在没有收回一分本息。“线下是4个亿,我买的是线上的,线上总共融了多少钱我们个人投资人这看不到,估计只有老虎汇和钜派知道”。

“我们想知道资金去向,资金有没有被管理人挪用,若没有,为何到期无法兑付?当初投的项目财务状况如何?管理人有没有执行相关的追讨程序?”王女士对记者说到。

然而,资金到底有没有投到北京神雾电力,各方的说辞却不一致。神雾集团相关人士否认公司拿过该笔融资款,其表示,“我们没有在此基金(美沁股权基金)中投过一分钱,都是他们(东方资本)利用神雾的平台在外成立基金募集资金,至今他们(老虎汇)也没有给神雾电力投资过一分钱”。

并且该人士表示,东方资本与神雾是有合作,但内部只有一个项目是双方合作的(不是神雾基金投资的项目),其他没有。

然而从公开的工商系统显示,北京神雾电力由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80.49%;美沁股权基金持股19.51%。而美沁股权基金由老虎汇持股66.56%,神雾集团持股33.28%,甘肃省东方财智资产管理公司持股0.17%。

另一方面,钜派投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我们通过资金流水记录看到,该神雾基金的资金确实已经给到了北京神雾电力,但资金到了北京神雾电力之后的最终去向和使用成谜。“我们没有资金池,不刚兑,产品出现问题我们通过合法途径维护投资人权益。产品快要延期前就开始与投资者沟通了,鉴于神雾基金到期无法兑付的情况,我们帮助投资者通过刑事举报的方式追究管理人老虎汇的责任”。

“对于资金的使用和具体去向情况建议你去问神雾方或者老虎汇,钜派在本项目中仅仅作为基金的代销方,而对资金使用和管理是由管理人老虎汇负责”。该钜派投资相关人士说道。

为何工商系统登记的股权信息和钜派方面拿到的银行流水等信息都显示神雾基金的钱投向了北京神雾电力,而神雾集团方面人士却否认拿过该基金的投资款?老虎汇是否涉嫌合同欺诈,非法挪用资金?

记者再多次联系老虎汇公司,第一次拨通后对方表示,“该产品钜派与投资人已经在沟通,我这里是母公司东方资本,不是老虎汇,你去找它们(钜派)吧”。然而记者发现,母公司东方资本与子公司老虎汇的办公地址和官网联系方式其实是一样的。随后记者再无法拨通其官网显示的座机号。

此外,记者从裁判文书网发现,老虎汇因为与神雾集团关于股票回购合同纠纷,曾于2018年10月30日对神雾集团提起过诉讼。但后来却因为未依法交纳诉讼费而被法院做撤诉处理。

多年的“交情”

实际上,东方资产及旗下三家私募子公司的多位自然人股东方(冯彪、曹芸、张寿清、邢荣兴、曹雅群以及高忠霖等人,以下简称“东方资产等人”)与神雾方(神雾集团、ST节能)“渊源颇深”,两边关系始于2012年金城股份(000820)(现ST节能)因经营不善面临破产重整之际。

老虎汇母公司东方资本旗下共有三家私募平台,深圳市东方财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财智”)、北京东方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君盛”)、老虎汇。冯彪因在其中持股比例较大,为东方资本实际控制人,也是这三家私募平台的实际控制人。

东方资本旗下基金资产规模超过235亿元人民币,特别在证券市场上通过并购和定增等方式,曾向多家上市公司控制权发起过攻击,其中就包括ST节能,这也是冯彪第一次试图拿下控制权的上市公司,始于2012年。

值得注意的是,三家私募平台目前股东和历史股东中均有冯彪、曹芸、张寿清、邢荣兴、曹雅群以及高忠霖等多位牛散的身影。而这几位自然人通过直接持股、代持以及结为一致行动人的方式,在ST节能排名前十的股东名单中“时隐时现”。

从2012年开始,金城股份(“ST节能”前身)由于经营不善进行破产重整,2012年11月28日重整完成。根据方案,金城股份原实控人转让所持23.2%公司股权,换取朱祖国旗下恒鑫矿业10%的股份,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提供的不少于1.33亿元资金。

但重整完成后,朱祖国并不直接持有股份,而是将上述股权分别划至高万峰、曹雅群、张寿清名下,同时高、曹、张三人与朱祖国结为一致行动人,表决权全部让渡给朱祖国,朱祖国成为金城股份新的实际控制人。

随后在这四者之间股权因债务等问题发生过几次相互之间转让。然后在2015年,这部分股权却被证监会指出存在隐蔽的代持关系。金城股份对此回复问询,早在2012年12月30日,刚刚取得金城股份股权不久后的张寿清就分别与冯彪、高忠霖签署了代持协议,其所持部分股权实际上是由冯、高二人出资。

而值得注意的是,问询中提到由高万峰实际出资的那部分股权,又被法院判决转让给了曹雅群。而这次转让实际上是在冯彪的指定下,过户给的曹雅群,实际持有人还是冯彪。

之后的几年间,围绕冯彪、曹芸、曹雅群、张寿清、邢荣兴、高万峰以及高忠霖等人之间,各种相互间划转股权,代持股权以及结为一致行动人等行为时有出现,最后稳定在文菁华、曹雅群、张寿清(以下简称“一致行动人”)这三人持股。

东方资本等人通过形成结盟等方式曾实际控制过金城股份,几年后又开始逐渐减持如今的ST节能。根据ST节能2017年年报,由文菁华、曹雅群、张寿清一致行动人持有的神雾节能共计10.47%股份(彼时这部分股份大部分处于质押状态)于2017年间陆续解除限售。

之后一致行动人开始逐年减持。ST节能2018年年报显示,文菁华持有ST节能3.75%的股份,全部处于冻结状态;曹雅群持有ST节能1.15%的股份,其中68.93%处于冻结状态;张寿清持有ST节能0.74%的股份。

记者统计下来,在2018年1月31日至2019年4月12日期间,一致行动人文菁华、曹雅群、张寿清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方式共减持其持有的ST节能无限售流通股34,917,468股,占ST节能股本的5.4794%。

截至目前,文菁华、曹雅群、张寿清三人分别持有ST节能23,884,856股,5,056,185股、2,923,400股,占总股份3.748142%、0.793444%、0.458756%。一致行动人目前共计持有ST节能5.000342%。

有业内人士推测,东方资本相关的一系列自然人与神雾方这么多年在股权关系上有着密切关系,他们当初合力买下壳,后来又转卖掉了。如今神雾方内部面临诸多问题,公司内控必然漏洞百出,东方资本利用这些漏洞借用神雾的平台对外募资也不是不可能。“但这些还需要有关部门进一步调查取证了”。

变相拆分基金

另一方面,老虎汇做为产品管理人,在亿百润平台还发行了一系列债权产品“北京神雾集团先进技术追踪拟投项目三次开放期债权”(以下简称“神雾系列债权产品”),起投金额10万,投资期限一般30天到40天左右,产品年化收益在7.5%左右。

王女士于2018年7月1日在亿百润平台上购买了“北京神雾集团先进技术追踪拟投项目三次开放期债权911-001”,产品本应于当年的8月31日就到期,当时就出现了逾期。“我后来只有两条路,要么不断的点续投,产品投资期限就继续延续。要么是打折转让,折扣率都在8折以下,并且利息全部没有,但其实转让也一直没转让成功。两个方式其实都是变相让你耗在这,钱拿也拿不出来,也没有实质的解决方式”,她表示。

自产品2018年8月到期,王女士总共续投了四次,2018年8月31日、2018年10月16日、2018年12月15日和2019年1月29日。“你只能点续投,因为只有这个功能键,你不续投也还是摊在那,一样的。这四次每次续投期限都是40多天,就这样我一直续投到今年4月17日。但拖到5月10号大合同(神雾基金相关主合同,该主合同个人投资者无法看到,只知道合同到期时间)都到期了,还是没有兑付。5月14号突然又让我们续投,而且这次期限更长,给你三个续投期限选择,208天,416天和624天,你只能选择一个,但我这次再不点续投了,就让它这样。”王女士说道。

实际上,私募基金是不允许变相拆分售卖的。这一点,亿百润某高管在5月15日的一次内部投资者说明会现场自己也承认了,其表示“这些企业债权(包括神雾基金),存在线上线下不统一的问题,基金实际上是不允许直接拆分的,所以我们做的时候一直通过金交所等模式在操作”。

早在2017年6月,有关部门就下发了《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明确限制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所合作,将权益拆分面向不特定对象发行,或以“大拆小”“团购”“分期”等各种方式变相突破200人限制。《通知》要求互联网平台于7月15日之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并妥善化解存量。然而亿百润平台上的这款神雾产品在有关部门下发了《通知》之后,却仍然公开拆分基金在平台进行售卖。

如今,市场上关于亿百润即将清盘,破产等传闻层出不穷。但相关传闻被该亿百润高管在投资人内部会议上都一一否认了,其表示“我们团队这七八个人,八年前是这几个,现在我们还在,所有客户没退出亿百润之前,我们团队是不会走的。市场上关于我们要破产、清盘甚至跑路的传闻都是不实的,只是近期集团要我们缩减业务、缩减人员。我们更不存在上游资金非法挪用的问题,我们争取2020年之前解决完这些问题,所有资产尽量做到本金兑付”。

然而许多投资人以及一些业内人士都认为,亿百润目前的状态实际上就是在清盘,能不能做到良性清盘不知道。“现在我们持有的产品资产都让我们打折转让,利息肯定没有,本金打折严重,还转让不出去,要真突然清盘了,平台上还有30多亿产品怎么解决?”另一位投资者陈冬(化名)说道。

陈冬给记者看了他4月17日在亿百润平台上签的《企业应收帐款回购及终止协议》,其十万的债权打八折都转让给北京壹鸿赢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但截至目前,这个债权转让并未成功,上述管理公司并未买下债权。

有钜派投资工作人员对陈冬说,北京壹鸿赢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其实是神雾集团下面的一家基金公司。但记者查阅明面上的股权关系,该公司由一自然人全资持股,关于这家公司其他信息完全不得而知,无法求证。

谁的亿百润?

为何同样的项目,钜派钰茂在线下发售神雾基金,亿百润也在其平台上发售神雾相关债权产品?答案可能是,做为神雾相关产品代销方的这两家公司背后的实际控制人都是钜派投资。

股权关系上,根据天眼查显示,钜派投资此前是亿百润投资顾问(北京)有限公司股东,之后将股权转出。目前亿百润公司股东为两自然人陈静(持股75.76%),徐真超(持股24.24%),公司法人为陈静。

亿百润核心团队为创始人曾凡,以及CEO虞咏峰。有接近钜派投资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现在亿百润平台的股东只是代持方,背后实际控制人还是钜派投资,亿百润核心团队目前都是北京那边一些做IT的,实际不懂金融产品。

该知情人士还表示,钜派当初从亿百润股东中退出来,是为了当时上市,当年互联网金融没有牌照,纽交所会质疑这块业务的合规问题,所以就剥离了股权,但实际控制方一直是钜派。“亿百润的销售都是钜派那边的,平时的产品也都是通过钜派来销售的”。这一点从多数投资者以及亿百润几名相关人士处也得到印证。

但钜派投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亿百润属于钜派投资的说法却予以否认,其表示“亿百润不是我们旗下的公司,我们只是有些合作关系,你从股权关系上就能看到“。并且对于亿百润平台上逾期的神雾产品相关问题,该负责人以亿百润不是旗下公司为由,没有回答。

有意思的是,另一方面亿百润相关人员却对记者说道,“我们很多产品都是从总公司(钜派投资)那边过来的,平台上已经没有产品发售,销售的都是存量产品,我们没有三方,销售渠道走的都是母公司那边”。

这一点,上述亿百润某高管在内部投资人会议上也亲口表示过,“亿百润与钜派(投资)有大量合作。从去年9月份开始,实际上亿百润的流量就出现一定问题了,平台(产品规模)从75亿的存量到现在30多亿的存量。后来集团(钜派投资)那边帮助把流量冲了起来,目前流量还算正常,但随着存量下降,产品越来越少,也存在一些逾期产品”。

记者接触的神雾基金线下投资者和线上投资者几乎都对记者表示过,自己当初购买神雾相关产品,都是钜派(投资)的理财师推荐的,他们说都是一样的产品,只是在公司旗下不同平台销售。“我2018年还可以在亿百润上买到神雾债权,但那个时候神雾集团以及旗下上市公司早就出问题了,市面上关于神雾的负面新闻也有,为什么老虎汇还给神雾做融资?钜派也还帮着老虎汇去代销神雾相关产品?我就不信他们之间没有一些利益输送?”有投资者向记者提出了他的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在亿百润平台上销售的产品合同中,乙方亿百润平台服务商都是上海润钜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润钜金融”),而且在合同中也同样简称“亿百润平台”,合同盖章也是上海润钜金融。有投资者告诉记者,这家公司相当于亿百润的投资顾问,亿百润投资顾问(北京)有限公司授权上海润钜金融使用亿百润这个平台。

工商信息显示,上海润钜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股东为上海钜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74.24%;自然人股东曾凡,持股23.76%;胡天翔,持股1%;姚伟示,1%。

此外需要提及的是,不光是神雾相关产品,亿百润平台上已经出现大量逾期产品,比如涉及通盈(财通资管的资金池项目)、福晟地产、山东天业恒基以及龙力生物(002604)等公司的相关产品均逾期。在这种情况下,亿百润高管提出,“为了化解这些产品风险,我们对资产做了风险减值,资产打折出售,进来的资金会变少。优先选择优质产品兑付,尽量做到一一对应,专款专用。好的产品尽量保证本金的退出,逾期的产品选择80%以下的折扣率打折退出”。

然而,即便投资者接受打折转让也并没能实现退出。等待她的,还是遥遥无期的等待。

  
  • 聚焦快递员劳动时间 快递员能不能回家过年?

    聚焦快递员劳动时间 快递员能不能回家过年?
  • 国航收购首都航空 正与海航北京市政府谈判

    国航收购首都航空 正与海航北京市政府谈判
  • 中国脱贫攻坚为世界树立典范 获得一致好评

    中国脱贫攻坚为世界树立典范 获得一致好评